獨處又晚睡的人總是容易自憐,爬格子剛好是我自憐的最佳物證。

2006這年,是我從四歲上幼稚園後最長的一段假期,紮紮實實休了一整年,除了幾個姊妹外,平時鮮少與外界聯絡,連msn都不太想開。偶爾會勉強出籠一下,但總是會聽到一些關切的聲音,其中最常聽到的就是:「最近在幹嘛?」「還沒找工作喔?」通常問第一句的人,其實是想問第二句。

去年底把msn聯絡人清理了一遍,聽取姊妹們的建議,暫且把"相關人"等,從名單中消除,這是為今年即將"復出"的腦袋提前大掃除做準備。有時我懷疑我大腦的功能不太正常,常常該記的忘記,不該記的怎麼也忘不掉,H同學就說過我這點最難搞。

前幾天和Y同學吃飯,聊到國中晚自習生活…

承蒙Y當時的照顧,讓我在國二那年能力分班有幸和他繼續同班,成為升學班學生,但我卻沒有因此開心,因為升學班教室安排在全校最清靜的頂樓,這對未經科學驗證的懼高症患者–我來說,真是充滿戲劇性的打擊,更是一整年的煎熬。

那個年代,大家對校園安全還沒像現在那麼重視,走廊上的圍牆都CD成細細的鐵欄杆,每次站那往下看,都讓我有種跳樓的感覺,那些一下課就掛在上面聊天的同學,我常為他們捏冷汗。記得每天早上8點,全校師生都得在班前走廊集合,按身高男女排成4列開始升旗典禮,之後就以近似罰站儀式,站到現在已經叫不出頭銜的"長官"們輪流發完牢騷,才能回教室,通常隊伍前2列都是男生位置,現在回想起來,幸好不是安排女生,不然以當時樓高,解散後我應該是回保健室。

國三開始,學校對升學班學生"柔性規定"每天放學要留下來晚自習(那時教育部對"能力分班"和"課後輔導"抓得凶,老師只好準備一份"晚自習調查表"請家長勾"願意"配合演出,也求自保,不知我長大工作懂得和vender co-work製造日報,是不是深受老師潛移默化影響?),與其說晚自習,還不如說留下來寫考卷。晚自習前有一段晚餐和晚休時間,這是我一整天最生龍活虎的時候,我想應該是晚餐可以叫外賣,晚休可以趴一起偷聊天的原因吧 (這種"叫外賣"、"偷時間"的小文化,一直到長大上班後,似乎還是在各行各業間流行著),幾乎每天,都會和幾個帶壞我的傢伙,趁晚休烏漆媽黑時一起翻牆出去買我最喜歡的包心粉圓+豆花,但最讓我印象深刻的,其實是晚休後大家洗臉醒腦那10分鐘,不習慣用"冷沖法"醒腦的Y和我,會在這段時間在走廊上(ps 離欄杆遠遠的)欣賞新光三越頂樓的微微燈光…。

我們從小住中和,平常活動範圍不大,最遠頂多離家腳程15分鐘,就連星期六放學逛街,也只是約去路口書店買買蘇有朋照片,或到小歇點杯紅茶聊天整個下午,國中生的枯燥生活,這樣就很滿足,至於新光三越,雖聽過,卻從來沒去過,國三那年某個晚自習,和Y在走廊意外發現一件事,原來每天上課的教室前,看得到傳說中的新光大樓,要不是有晚自習這玩意兒,我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這件事。

每天上完一整天課,我和Y都會在那時候望著一閃一閃的新光三越相互勉勵,約定聯考完要一起上去看一看(似乎忘了懼高),但現在2個人都快30了,聯考也早考過2次,都還沒去實現,而且那裡也早已因繼起101的影響沒落關閉,不過,走廊上相互打氣那幕,現在仍清楚地烙印在我們腦海裡,要不是前幾天聽Y提起,還沒發現原來我也沒忘記。

前晚101照往年慣例,又辦煙火秀,聽說時間長達3分鐘,但比較各國的煙火秀轉播,個人覺得和最耗資的雪梨相比,遜很多(真的一分錢一分貨),我們看起來就像遭外星人連續轟炸180秒的飛彈攻擊,anyway,這種陣仗不管是為國家面子也好,還是中SONY詭計也罷(從頭到尾超大LOGO一直掛著,比"Taiwan"還顯眼 ),至少那天的人潮促進了周邊經濟繁榮,讓那裡店租貴死人的商家有機會可以海撈一票。這種人山人海的酷刑,要不是今年Y特別熱情邀約,我也不會去當沙丁魚…只為3分鐘電視也看得到的煙火秀(這點我這個雙魚很實際)。

說到101,'04那年後我就沒再去過了,即使經過那附近,也盡量繞過那個讓我萬劫不復的地方,睽違2年後又來到這,除了感嘆人事已非,再看自己…又是這樣的光景...。看著五光十色的煙火,Y興奮牽著我的手,但high到不行的氣氛一點也沒法感染我,不禁我想起那年晚自習,當時遠方新光三越雖然看起來很微弱,在我們心裡卻很絢爛,而眼前如此絢爛的101,此時在我心裡卻很微弱。

'05年初到'06年離開前公司後,一直習慣寫信到一個信箱,那是一個除了自己沒人知道的帳號,前後陸續寫了一年多,內容是生活記事和一些想說卻沒有機會說出的話,寄出當下還深信總有一天能被真正收件者看見,想證明這世界上是有人可以一直等著…等著…等著…。但後來離開後漸漸停止這樣的習慣,這不表示想法改變了,只因……眼不見為"靜"了。

9月時電腦"小橘"發生一個意外,有天我的笨腳不小心拌到它的電腦線,剎那間它嬌弱的身驅狠狠地從1公尺的高架上扯落到地上,它傷得不輕,連硬碟都摔壞了,馬上帶它到電腦公司掛急診,Eng.決定把硬碟資料取出另存,再去修硬碟(有點像開刀,取出內臟,結束再放回去縫好),手術後電腦公司的人說有些資料救不回來,但絕大部份9成以上都還在(我想他們意思應該是說手術成功吧),回家我立刻check一下,發現那救不回的1成,竟然就是我最在乎最重要的東西…。

之前怕不小心看到會難過,就把所有相關都整理成一個資料夾,再under and under收起來,但現在整個folder殼都不見了,更諷刺的是,桌面臨時建的txt都還留著,就唯獨這個資料夾~~~怎麼也找不到。

忍住沒開那資料夾很久了,也很久沒見到裡面的人了,感覺都快忘記他的模樣,偶爾在路上,眼睛餘光會掃到很像的身影,但事實上,他正隨時間在我腦海裡愈來愈模糊 ,想必對他來說,我早已如此吧。在"笨腳事件"後,怕有天真的會忘光他的模樣,就異想天開去做了一件很沒骨氣的事,…結果太殘忍了,這段省略~~ 其殘忍程度,讓我難過得在電腦前幾乎無法敲出任何字回應某位受我所託的人。

有一天,我突然想起那個密秘信箱,想打開來看看,登入後才發現…,太久沒登入了,系統早將信全部刪除,至少快300封吧,就這樣…沒了(笑)。另一方面想,或許老天爺也想幫我吧,可能看我已經幫不了自己了(最後連自己都辜負自己),就施點小法推我一把。其實,之前一直擔心這會不會是無期徒刑,如果說,這是給小偷的懲罰,那未免太重了。

人生還是要繼續下去,學會忽略多餘的關注和批評是必要的,這樣才能真正往所要的方向前進,更何況現在對我來說,環境已經對了,只差去實現了,或許之後回想起來,這些種種都會變得微不足道。


生性懶散的我,最近變得更懶散,我果然還是被動、需要被鞭策的學生,看來得改變計劃了,
不是我善變,也不是軌辯,因為人生本來就是無常,而唯一能確定的事,大概只有死亡吧。。。


~~~舊的一年結束了,新的生活正要開始!!~~~

創作者介紹

參週刊

dear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